尉文渊:A股三十而立,神了!中国本土资本当前市场神了

  • 时间:
  • 标签:

资本市场三十年系列报道|严:a股站在第30位,他们知道新

“队长,你去修好它。第一,半年建成;第二,找个接班人,回到人行。”

35岁的“肖伟”被带走了。半年后,他奋力敲响了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的开市锣。随着这个锣声,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历史总是不经意间写出来的。新中国资本市场从浦江大酒店孔雀厅起步,经过30年的磨练和创新,已经成长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资本市场之一。当年,能熬夜到40摄氏度打锣的“肖伟”,早已退为“老魏”。然而,“劳伟”的丰富记忆从未被遗忘。

在上海西郊的家中,魏热烈欢迎上海证券报记者:“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早期建设者,我有义务向大家讲述那些激情澎湃的岁月。”

激情燃烧的岁月

改革创新是历史的责任,不循规蹈矩,不推动这个过程,就是失败。

无知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1989年12月2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朱镕基在上海市康平路礼堂召开“深化改革,发展上海金融事业,搞好上海金融”座谈会。会上,朱镕基决定成立上海证券交易所,由李祥瑞(时任交通银行董事长)、何浩生(时任上海市体改委主任)、龚浩成(时任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组成领导小组,由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负责具体筹备工作。

当时,魏刚刚从审计署人民教育局调回上海,被大学教师龚浩成聘为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金融管理部副主任。但就金融而言,魏在当时几乎是个“新手”。

六个月后,一个出人意料的声明改变了历史的方向。

1990年6月,朱镕基率团来访,正式宣布开发上海浦东的战略构想,宣布上海证券交易所在今年内开业,并邀请时任香港贸易发展局主席邓联如出席开业典礼,成为当时国内外的一大新闻。

“时间表以前没有公开过。不公开,就是说如果准备工作做不好,成立时间还有拖延的余地。既然公开了,就没有退路了,一定要按时间建立。在这个节骨眼上,负责交易所建设的筹备组组长的工作发生了变化。只剩半年了,谁还要走下去?”这时,卫文元站了出来,主动请缨。

“年轻,刚来,希望能吃苦,做出点成绩。”魏当时认为这是一个独立工作的机会。

“‘小事’,他们的相关专业知识几乎为零。当时我只知道交易所是做证券交易的,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几年后,魏意识到,自从他成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筹备组组长以来,他就参与了中国资本市场建设的历史进程。

创造新市场

“怎么成立证券交易所一点经验都没有。但我当时想,一定不能重复解放前的‘老古董’。”魏开始夜以继日地工作,从交易所的选址、设计和装修,到起草上市规则、交易规则、结算系统和会员管理,再到交易员背心的样式,什么事都亲自做。

回想当时,魏最得意的是————采用了具有前瞻性的电子计算机撮合交易系统。当时讨论交易所的交易模式时,有人主张使用解放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手势和口头竞价模式,认为当时可供交易的股票很少,交易员可以通过大喊大叫来使气氛变暖。不过,魏隐约听说世界上还有电子交易。“我觉得时代在发展,不能简单的复古,要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在那里

“出了事,我负责!”魏向大家展示了自己的胸围,并准备从借来的500万元预备基金中拿出100万元来搞计算机交易系统。“当时我一个月交200多块钱。真的出问题了。我在哪里承担责任,是在说大话和个人英雄主义。”他自嘲道。

魏当时对计算机一无所知。几经周折,他遇到了上海财经大学的数学助理教授谢伟。他一拍即合,借调谢伟参与交易所的筹备工作,专门承担计算机交易系统的开发。

“当年,我最担心的是他的工作。我不明白交易所会有多少交易席位(终端),会有多少上市股票,每天会有多少交易发生等等。现在市场上以‘6’开头的朗朗上口的股票代码,都是被迫提问的。我趁机模仿上海市区电话号码从6升到7时以‘6’开头的方式。”魏对说:

经过几个月的准备,在市场开盘当天,随着第一声锣响,电子交易系统成功运作,交易信息在12.69平方米的大型电子显示屏上闪红、闪绿、闪绿,开创了中国金融科技的先河,对中国资本市场和中国金融体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没有一开始对电子交易的大胆选择,以及后来的不断升级,很难想象今天的中国证券市场是什么样子。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开幕式由龚浩成主持。朱镕基郑重宣布:“上交所开幕。”王道涵写的“上海证券交易所”铜牌的红绫布被揭开。魏在交易大厅顶上忍受着疼痛,奋力敲打着自己刚买的“铜结”,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在庄严的锣声中开幕了。

就在这时,魏文远意识到自己的激情已经被点燃,不可能再回到稳定的器官了。那一天,我被推到了一个无法退缩的阶段。

“脱缰之马”的那几年

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后,魏没有选择退休,而是继续带领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了无纸化、“T 0”、开放大起大落等一系列改革创新。这些现在看起来极其沉重的创新,就是当年的产物。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成立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老师,没有人能教我们。”魏说:“我们要多学习,多认识,多探索,多发展。”那些年,他大胆推动了很多创新。

现在,投资者习以为常的无纸股票,在交易所开盘几个月后诞生了。“当时由于过度严格的股价波动制度,场内交易几乎停滞不前,导致场外黑市交易。对此,我们建立了不上市交易不转让股票的制度,然后设想简单收回所有‘老八股’的纸质股票,为投资者开设电子股票账户,通过电子数据处理解决股票的交易和变更。”一天早上,魏刷牙时,从银行使用信用卡和储蓄存折中得到的灵感开始了中国的无纸化股票交易。“老套”之后,纸股就成了历史。此后,无纸化逐渐扩展到国债和公司债券。这是中国最早的虚拟和数字金融。

“后来,我有机会考察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证券市场,看到了复杂的实物托管制度。我更坚信无纸化是正确的做法!”魏对说:

a股市场唯一一次全面的“T 0”交易就是在那个时候推出的。由于交易电子化和无纸化,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之初的“T 4”结算方式被转移到“T 1”结算方式,大大提高了交易便利性和市场效率。在1992年底升级电子计算机系统的过程中,惠普公司聘请的外国工程师无意中告诉魏,新开发的软件可以在技术上把原来的“T 1”定义改为“T 0”。“你要吗?”魏思索了一夜,认为这样可以激活交易,提高效率,方便投资者。因此,在咨询了当时的董事长李祥瑞后,他立即决定根据“T 0”的要求编写交易软件,并调整交易规则和其他相关工作。几天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全面实施了“T 0”交易系统。

当时上交所创新频繁。一个大脑洞往往会影响到接下来的30年。

“电子和无纸化交易很快被国内投资者接受。从事b股,外国投资者不同意的,必须有证明。”魏说,当时他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决定使用交割单,这可以作为一种权利凭证,供海外投资者使用,从而消除了大家的后顾之忧。这张送货单后来成为股票交易印花税的完税凭证。“根据税收法规的规定,税收征收后,税务局应该向纳税人提供纳税凭证,但是面对这么多这么分散的投资者,很难做到这一点。后来税务局和我们商量,在发货单上加了水印,作为完税凭证。”魏笑着说,中国的股票交易印花税可以说是零成本、零损失的征收过程。

由于改革创新,魏并没有少受到争议。当时证监会还没有成立,很多事情都是交易所独立运作,最终的决策者是魏。甚至在与相关部门意见不一的情况下,他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从千分之五一步一步放开股票的涨跌。消息公布的当天,被情绪压抑了很久的市场仿佛被炸了,上证指数几乎翻了一倍。魏知道这件事太重要了。在他事先给市领导的信中,他说:“如果出了问题,我可以撤销我的总经理职位。”

回想起那段时间,魏对很动情。当时他开始明白,改革创新是历史的责任,如果他循规蹈矩,为自己辩护,不积极融入这个过程,就是对历史的失望。

30年温故知新

在过去的30年里,魏思考了许多问题:为什么要建立证券交易所?改革的力量来自哪里?而资本市场早年会何去何从?

为什么要建立证券交易所

回顾30年,很多人都会有一个疑问。90年代初,在“社会”和“资本”这两个姓氏需要争论的时候,为什么在计划经济占主导地位,市场经济刚刚破土的时候,上海却紧急成立了证券交易所?

当时的上海还处于计划经济氛围中。虽然“小菲乐”等股票早在1986年就已经发行了,而且有场外交易的基础,但说到设立证券交易所,似乎各方面的认识和准备都不够充分。人们对旧中国的证券交易所仍有记忆,投机、贪婪、冒险等形象充满记忆。茅盾的《子夜》和重复的《上海的早晨》中的描写令人望而生畏。

回首三十年,魏对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当时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受到外界质疑,高层迫切需要向世界传达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心。对于建立证券交易所的决策,政治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是否满足条件,未来如何操作,还没有充分研究论证。朱镕基同志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这“表明中国将坚定不移地继续奉行改革开放政策”。

“建立证券交易所是浦东发展和对外开放的配套措施。从这个意义上说,浦东的开发开放是交易所诞生的助产士。”在早期,浦东开发的许多基金都是通过在证券交易平台上市来筹集的。魏认为,这一理念和策略体现了非凡的智慧,同时也开启了中国资本市场的破冰之旅。

魏把上海证券交易所比作一个特殊历史时期出生的“早产儿”,承担了在社会主义国家和经济体制转型过程中创建新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责任。不仅要在资源稀缺的基础上克服各种困难,建立相应的市场体系,摆脱计划经济的束缚,尽快发挥市场化融资的功能,用极其稀缺的资金为经济活动“制造血液”;同时要突破思想领域的束缚,在“她”姓和“子”姓的争论中,在公有制经济占主导地位的经济框架中,寻求扩大股份公司和上市公司在非公有制经济中的发展,推进所有制改革;面对投机倒把、不劳而获、寄生虫等轻蔑言论,要组织和服务公众参与股票投资,形成广泛的民间资本和民间投资活动,打造市场经济的生力军。

改革的动力来自哪里

如果说成立上海证券交易所是最高层次的远见,那么其成立之初那种犀利的“卫式”风格则具有历史的机缘和必然性。

魏告诉记者,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他不满足于现状,喜欢思考新事物,总是向前看。此时,魏站了起来。“我有机会站在潮流上,永不退缩。”

有一件事让魏很高兴。在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中,中国是最早建立证券交易所的。一些兄弟国家的领导人参观了上海证券交易所,都说回去就做。见魏年纪小,便说:“我们回去找个比你小的当总经理。”

“有句话说,我看到红灯,绕道走了。全社会都在奋力改革前进,我深受感染。”魏对说:

然而,习惯了成功的魏最终以其对创新的坚持和对新事物的快速推广而碰壁。1995年2月23日,“327事件”捅了一个大窟窿,把魏文远推倒在地。

“拥抱更光明的未来”

30年之内,意气风发的队长变成了老队长。他说他习惯了静静的看外面的世界。

经过30年的发展,新中国的股票市场已经从开市第一天的93笔交易和1030万元的成交量发展成为一个巨人。随着中国改革和发展的步伐越来越快,资本市场在今天是难以想象的。如果没有资本市场,那么数万亿的融资额,众多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及其主导产业,数亿的投资者及其丰富的民间财富,甚至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又会是什么样呢?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20周年之际,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了魏。当时,总结说,我们应该为这20年感到骄傲。建立交易所和资本市场的政治经济决策应该赢得改革开放成果的大奖。

这个大奖的得主是谁?魏文远斩钉截铁地答道:“邓小平。”

是的,没有邓小平亲自送给来访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约翰范二林的“小菲乐”股票,也没有邓小平为中国资本市场定下基调。我们可能要探索更长的时间。

20多年后,最高领导人再次为中国资本市场指明了方向。2018年11月5日,习近平主席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宣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科技创新委员会,并试点注册制度。

此后,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2020年10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号文件,提出“证券发行登记制度应当

“现在的a股已经不是当年的老八股了。中央政府前所未有地支持和重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这样的条件比当年好多了。我们完全有理由拥抱中国资本市场更加光明的未来。”

采访快结束时,记者请魏用一句话概括中国资本市场30年的发展。

魏文远想了一会儿,说:“老天爷!中国的资本市场是神!”

记者手记

秋天穿着沙滩裤的“老尉”

记者编辑全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魏的家在上海西郊,乘车40分钟即可到达。

那是一个秋天的下午,阳光斜照,风已经有点冷了。刚拐过路口,我就看见魏走了出来。他穿着毛衣和薄外套,穿着沙滩裤和拖鞋,这让穿着衬衫和裤子的记者们大吃一惊,觉得有点酷。

从照片上看到魏30年前有点瘦,拍照时不苟言笑。

现在,30年过去了,岁月似乎没有给他留下多少痕迹。除了脸圆圆的,发际线微微上移,魏文远还是那个状态。很难相信他是一个65岁的“江湖老人”,除非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创办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年龄。

在整个下午的采访过程中,魏保持着强烈的敏锐感和专注力,两眼放光,双臂挥舞,尽力呈现当前的形势。在听问题的时候,他会紧紧盯着记者,然后用逻辑清晰的回答来回答。

魏总是耐心地回答当年的大事。他说这是他自己的责任。作为一个敲响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开市锣的人,如果他不说话,大家都不会听到。

对于社会时事,魏总是挥挥手,谢绝了。在他看来,他已经过上了退休的生活,对很多事情都不是太在意,也没有办法给出一个恰当的评价。

他关心的少数事情之一是上海证券报的发展。作为上海证券报的第一任主编,魏在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时候就计划创办一份《证券日报》。在新闻报纸上开设证券专栏后,设立上海证券交易所专刊,最终与新华社共同主办上海证券报。

他说,一大早在黄浦路上交所门口卖报纸,听投资人评论,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为此,在采访的前半段,记者和魏似乎改变了立场。他对报纸每个阶段的变化都很感兴趣,要求变化和细节。他听说报业发展了,总是很开心,笑着说,很好,很好。

在采访中,开玩笑说(资本市场成立)我谈了10年,谈了20年,现在能谈30年。“我不能保证以后。”

他马上说,10年、20年、30年回头看,有一件事在深度和意义上会感觉不一样,期待40年后再见面。

  • 浏览: 24
  • 来源: 申博体育盘口